會注意到他,是一個因緣際會的巧合。

「早啊。」一如往常慢條斯理的他出現在教室前面,從容地跟我打了個招呼。對這種斯文型男生,我一向不太知道要怎麼相處,只能客套地說幾句話。

「早。」微笑啊,至少要有同學般的微笑。

「妳這麼早來啊?」他低沉輕聲問道,微微笑地看著我,還是充滿斯文感。

「噢,沒有啦,今天剛好早起。」媽的,我是零溫度的客套微笑。我不是討厭他,我對於溫文儒雅的男性真的滿沒轍的。

果然沒有幾句交談,便各自站在教室外面,等著早八來開門的學長。

一邊在走廊上慢慢地來回走動,觀察著外語學院的大樓,觀察著這間大學;才剛入學沒多久,而且還是學習完全沒碰過的第三外語,加上面對新的環境,總是有點緊張。


至今,大概已經5年過去了吧,就算記憶裡的畫面慢慢淡去、模糊,我還是記得很清楚那種心動的感覺,只消那一剎那,我的內心好像被丟了一顆震撼彈。

當他咬了一口三明治的時候。


「噗---哈哈哈....」友人聽到後不給面子的大笑了,還拍桌:「是小說嗎?果然是白馬王子。」


從此以後她們叫他白馬,估計是王子二字說不出口。


正當我的眼神在四周飄忽時,我的視線就恰巧落在他臉上。

他吃三明治的側臉,好像三明治也不那麼三明治了。於是我知道,完了,回不去了。

「怎麼有人,吃三明治的側臉,可以這麼帥?」儘管外表看不出我內心的激昂,我仍然心跳不已的在腦海裡尖叫:「不不,太膚淺了,妳根本和他不熟,搞不好他是個無趣、自以為是、做作的男生。」我厚顏無恥的這般猜測著。可是再多猜測,也阻止不了我在課堂上注意著他。

無論在哪裡看到他,總是那麼從容、溫柔、斯文的樣子;望著他在台上瘦瘦高高的身影,好像不管他說甚麼,妳都會覺得是對的。

糟糕,原來是個聰明的斯文男,而且還是有自我意識的那種。那麼,總該是個書呆子吧?就是,只會念書,不懂玩樂的那種傢伙。我看著他的背影、側臉跟動作,矯情地這麼想著。哪,我真是個心口不一的傢伙。


帶著這種微波蕩漾的心情,我前往第一堂通識課的教室。

我的人生充滿了許多巧合,不過,巧合往往都在我最不希望發生的時候發生。例如說:當老師講解的那題我剛好不會,抽籤偏偏就會抽到我答題;或者是。當我正想著"該不會公車等等就從巷口經過,讓我在一分之差錯過公車吧"的時候,公車就過去了;再不然就是,充斥著各種人與人之間的誤會,還是越描越黑的情況。人稱「莫非定律」我再了解不過。

不過說到這裡觀眾們都知道故事要怎麼發展了吧?

所以,當我看見他出現在這堂全校一到四年級一同搶修的通識課時,我第一次覺得自己的人生出現偶像劇的情節。然後,他身邊還得跟著一位聰明...但有著"親切"外表的同學。


我時常在想,如果大學四年我有認真把心力投注在學校,而不是打工,或許那天之後的很多天,很多事情都會不一樣,非常不一樣。他對我而言,就不會只像是個如夢一般的過去。


那天以後,我經常選擇坐在他後面的位子。

這堂課是輕鬆出名的,只要出席正常、專心看電影、掌握考前題庫,基本上高分通過都不是問題。因此我很囂張地把心力都放在他的背影上。

恰巧播放的電影題材我滿喜歡,有幾次他回頭跟我討論起影片的情節,漸漸地,我了解他是一個非常專注、熱情、單純的人,但他並不愚鈍。相反地,因為他知道自己應該在乎甚麼,什麼是真的有價值的,所以他就算不參加夜遊,就算不參加聯誼,還是有許多朋友。我想是因為他是一個很認真的人。


「欸,我們可以辦個讀書會啊。」忘了這是誰先提議的。但我知道他也會去,當然我自己也想去,不過如果也有他,不也挺開心的嗎?

我們就漸漸這樣搭起輕輕的友誼橋樑。他的魅力就在於,就算他對每個人都那麼彬彬有禮,對任何來者都笑、問好,但你也無法忌妒什麼。因為那不是他的武器,他只是在做自己。他不是那種會擔心交際關係的白馬,而是一直都擁有自己的態度和空間的王子。

這樣飄飄然的暗戀心情,就在那一天讀書會結束遭到重擊。

我們一群人七嘴八舌地圍成一個小圈圈,站在大樓旁閒聊著系上事務。「她」很自然地,卻又似乎有點刻意,順了順他的領口。那是一個普通朋友沒有的親暱感。我只讓自己傻了一秒,然後繼續回到群體氛圍裡面。我也僅有君子之交的交情,有甚麼資格問人家閒事。

難過了好一陣子,接受朋友幾句話的安慰,我也就把這件事情放在心裡。說是失戀,其實也說不上心裡什麼感覺,不如說是失望吧。

他值得更好的人。


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我倒也並非希望他和我在一起什麼的,至少不是那種愛情的佔有慾。不如說,生平第一次對某個人有這樣的感覺,我知道他是很特別很特別的,不過我不能把他跟任何曾經喜歡過的人拿來相比。我從來沒有認為有誰可以和他做比較。


「誰?誰是你暗戀的那個人?我想知道!我想知道!」好友興奮地四處張望,雖說距離外語學院還一段距離,不過真的很難說會遇到誰。

「可以不要這樣大聲嚷嚷...被妳這樣一叫他就要變成明戀了。」我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說著。

「欸,就在那裏。」我指著對面的他,內心「嗡」的一聲的感覺。他真的很特別。

「欸...我好像知道妳為甚麼喜歡他了。」好友輕聲說道。

「甚麼意思?」

「他也不是特別帥,不過就是會散發一種氣質,很特別,讓人忍不住注意到他。」

「是否!!」原來我的感覺並非是「情人眼裡出西施」,原來他真的就是這麼特別。

「妳有打算跟他告白嗎?」友人突地一問,我睜大眼睛秒回:「當然沒有。」

「我跟他其實沒什麼交情,我只是很欣賞他而已,對他根本不算了解。」...而且我的眼神總是忍不住跟著他在跑。


我總是認為自己和他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當然不是說我們其中一個是外星人,只是,他的形象有點太好了,不是當紅藝人,或是慈善世家的那種好,他的光芒是來自他的氣質。我偶爾也會想,人都會有些生理行為會讓人難以與氣質劃上等號,例如大便、放屁、挖鼻屎或打嗝這類的舉止,總不可能這男人這輩子沒拉過肚子、沒排過氣、沒消化不良過吧?我才不信。

可是,不管怎麼想像,我都還是覺得他好厲害。

這可能也是俗稱的「迷戀」吧,仰慕一個成績好、陽光、善良的人。


多年以後,某天我在FB上看到他那鮮少出現的PO文,就想起所有往事,

也突然想起那天那件小事,讓我剎那間意識到,原來我生命中也出現過「英雄」。也因此,仰慕之情沒有停過。


那時我們已升大四,恰巧都在同一堂翻譯課。恩,整個年級也只分成兩個班,要遇到也不是說真的那麼難。

每位同學必須準備一個翻譯主題,要從中文翻成外文。我的主題類似是介紹冥想的中文解說影片,天殺的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選那麼不生活化的內容。

剛開始報告時,我就發現自己在家裡準備的速度沒辦法在現場發揮,因為我的外語速度根本跟不上影片跑的速度。說實在的,任何人都能感受到那種尷尬。

先解釋一下,基本上那個時候我已經不是老是追著他身影跑的少女了,也許是因為知道那份差距,我很快地就放棄這樣的追逐了。

可是那天,坐在前排的他立刻起身說道:「我來幫妳。」

噢不,重來。

當我口頭翻譯幾句話後,發現因為太過緊張,自己的說話速度跟不上影片播放速度。我的內心十分煎熬,但是我告訴自己不能慌,不能放棄,準備了好久,一定要咬著牙報告完。因此我一邊要念稿,一邊要注意影片是否有跑太快,而要適時按暫停。這是非常不專業的報告,我難過地心想。

「我來幫妳。」因為就坐在前排,他起身走到講台前的速度很快,他那自然而然的態度,完全化解了我的緊張。

彷彿是在說:「不要擔心,我們一起把他完成。」

好啦,這句有點太過花癡了。

在他的幫助下,我還是冒著汗將報告完成了,開始回答同學問題,也許教授是看在他的面子上,並沒有太刁難我。

當時的我雖然覺得很感謝他,但也僅是匆匆認為,不過是組員幫助組員的一個動作而已;然而成長後再回頭去看,很多很多事情都像那節課的發展一樣,說跟你同一陣線的人很多,可是當妳真的出現陷入困境了,誰會是起身幫助妳的那個人?誰又是從頭到尾沈默看著妳慌張的人?


我坐在電腦桌前,抬頭看著牆上,出神著回憶這些事情,更加相信他的特別。

那樣的優秀,是我所景仰,是我所希望追求的。

那個,吃著三明治而讓我注目心跳不已的男孩。

無論你在哪裡,無論你做什麼,我衷心祝福你,因著有神的祝福,能夠過的喜悅,不忘卻自我,永保那樣子的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