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濕地板的時候我就會變得浪漫不已。原來就無藥可救的感性變的病入膏肓。

下雨天,接近傍晚時分,我讀了幾頁的張嘉佳,我才知道張嘉佳是個男人。還以為叫佳佳、嘉嘉、嘉佳這樣的都會是女人。

讀了幾頁的「從你的全世界路過」,你也會變得浪漫不已。再有趣好笑、悲傷哀愁、惶惶不安、憤恨不平的,他都能用兩三句輕描淡寫如砂紙般擦過你的心臟。

你會從幾句話裡看見那個誰,想起某一天。

 

文章標籤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