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難以喊停的時刻,是他深深把她抱在懷中,汗水在身上交織成瘋狂的樂章,兩副身體緊緊相貼,當他的低吼和她的嬌喘到達了頂峰,他終於在她耳邊輕聲說:「我好愛妳…」然後親了她的額頭一下,倒向雙人床的另一邊。

於是她的滿足瞬間灑上一絲痛楚,她順勢趴在他的胸膛上,如同以往的每一夜,他倆在激情過後相擁而眠。

但是今晚,她徹夜未睡。

他永遠只在子彈裝滿保險套後說愛她。無論她多麼深愛他,無論他霸道的吻和他的床上功夫,如何讓她瘋狂的緊抓著他的胸膛和肩膀,在他說愛她的時候,她總會掉入地獄。

有幾次她想推開他,她想拒絕他的求愛,她害怕極了那種瞬間從心冷到身體的感覺,可是她真的太愛他,她不能讓他離開,也不願有其他女人取代她的位子,她不能忍受。因此,她一次次的任由自己沉醉在他的情慾裡面。她告訴自己,那是他愛她的證明。

文章標籤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