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第幾週走進這裡了呢?」走進診間之前,我經常這樣問自己。

「我更好了吧?我更好了嗎?」在上一次諮商跟下一次諮商之間,我經常這樣問自己。

「我不行了,我一個人撐不下去。」我看著自己顫抖著雙手,明亮的房間裡,我卻只感受到黑暗。

 

 

詞曲: 謝震廷/編曲:ZT project/製作人:蔡政勳

一步步 一步步 地走著 一幕幕 一幕幕 浮現了

沿途散落的天真 卻遍地開成花了 原來我 心理的太陽 還熱著

一年年 一念念 死去了 一篇篇 一片片 也都碎了

曾經為黑暗所困 也曾經差一點就離開了 可當你唱和那一瞬 才終於明白了什麼

 

我還是在這裡 唱著歌 是你 陪著我 唱著歌

好怕 自己對著殘酷默認 好怕 自己眼眶不再濕熱 可是有你拼湊著 我的心才得以 完整

 

一年年 一年年 流轉著 我盡可能 抵抗著 配遺忘的 所有可能

來不及告別的人啊 我要守住我們的緣分 就算光影再曲折 相信有天你會聽見

 

我還是在這裡 唱著歌 是你 陪著我 唱過的歌

哪怕 世界總有太多抉擇 哪怕生命經歷再多轉折 那些共有的青春 是不會輕易被抹去的

我還是在這裡 唱著歌 我相信 你會一直陪著我 唱著歌

也許 我不過是歷史一瞬 可是 你讓我見證了永恆

 

不要放棄 要好好活著

 

其實你可以輸給任何人 沒什麼好爭 這一切只是過程 遺憾都是美好養分

你的快樂不快樂 說穿一切都只是選擇

 

我還是在這裡 唱著歌 和你 一直在這裡 唱著歌

哪怕 現實總是太過殘忍 那怕時間終究帶走你了

我還是在這裡 一直在這裡 用生命為你

 

為你唱著歌


 

去年六月,是我第一次踏進精神科,是我第一次吞下那顆藥,以及之後的每一顆。

在不斷抗拒自己的負面,一邊又厭惡自己的矛盾時,數月後我走進了身心科的大門,開始了諮商的過程。

 

需要諮商,從來都不是選擇。

這一切已經跟能不能接受無關,而是那個拼了命阻止自己拿起刀片的人究竟怎麼了?

這是一種難以形容的衝突感。

 

一面想傷害自己,一面阻止了自己,一面慶幸阻止了自己,一面又因為阻止了而感到倍加痛苦。

「妳很堅強。」

而我多麽希望我很脆弱。

 

 

我們這一輩子總會被一些情緒或關係給綑綁,

那些綑綁的痕跡落在了我們心上,於是永遠消不去。你多渴望可以撫平那股孤獨或痛苦或憤怒或絕望,可還是有什麼緊緊抓著他們不放。

 

憂鬱、憂鬱症需要的不是解藥,而是被理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