醜話先說,如果你在看恐怖片時,最討厭、最厭惡、最憤怒的就是被嚇到跳腳,或者你有心血管疾病,那這部電影可能不是你的菜。如果都沒有,那麼我蠻建議你可以看看這部片。

沒錯,他嚇人的節奏很cliché,劇情簡單,選角極少,一家五口幾乎只用手語對話,人物之間沒有語氣的起伏。但我保證這會是你人生中最漫長的九十分鐘,不是因為無聊,而是那股讓人想逃開的寂靜與恐懼。閉上眼睛你也許睡得著,但一旦陷入劇情,你只能隨著劇情加速緊張、恐懼...毫無鬆懈的空間。

噤界 A Quiet Place 首支預告片

故事大綱(微雷):

沒有人知道這個噩夢是什麼開始的、什麼時候會結束。

「牠們」看不見你、嗅不到你,但牠們張大耳朵,聆聽你的聲音,直到追捕到你。

Abbott一家五口已經這麼生活數月了。他們在日常出門的道路上撒上標記、赤腳生活、手語溝通,最重要的是:不能發出任何聲響。

生活逐漸定型,「生存」有了規律,一場意外,卻讓一切變了樣...

 


以下內容包含大量關鍵劇情,如未觀賞電影敬請自行斟酌閱覽

 

才四行不到兩百字的大綱就有爆到雷,那,後面到底還能演什麼?

如果最近已經在網路上翻過幾篇知名網媒發布的官方新聞,你就知道這部電影並沒有介紹到故事的前因後果。但這一點都不影響大家欣賞這部片,反而讓劇情顯得相當簡單明瞭卻急湊。越是簡單的劇情越能聚焦在恐懼上頭。何況本片的賣點正是「靜」,過多的鋪陳反倒失了質感。

整部片因為怪物的關係維持相當的寂靜感。沒有了有聲對話,僅有肢體語言的溝通,聽來相當沈悶,但本片卻成功地製造出人物情感的張力。

 

整體劇情(敘述版):

故事一開始是在大賣場,小兒子因為很想要一架玩具火箭,男女主角因為擔心玩具的聲響會引來怪物拒絕了讓他帶回家。大女兒自以為好心的偷偷將玩具塞給了弟弟,卻沒想到弟弟會將電池裝上,在回家的路上因為玩具發出了聲響而被怪物殺死。

大概一年後,一家人住在農場裡。女主角又懷孕了。某天男主角帶著大兒子出門覓食時遇見了住在樹林中房屋的老夫婦,婦人早已慘死在草叢中,男主角請求老人別發出聲響,但悲痛至極的老人早已不想活了,發出了哀悽的吼叫聲,旋即被怪物碎撕萬段。男主角則抱著兒子躲在大樹下,因此躲過一劫。

因為不能跟父親出門而生著悶氣的大女兒,戴上了父親替她新做的、再一次沒有成功讓她聽見任何聲音的助聽器,來到了小弟當初被抓走的地點,也是小弟的墓地。

這時在家的女主角原本在地下室洗衣服,正要拿到樓上去曬的時候,布袋不小心勾到了階梯上的釘子,她奮力一拉終於拉起布袋,卻沒注意到被拉起的釘子。做完家事回到舊屋中,她懷念地走到逝世的小兒子房裡思念著他。傍晚正當她拿著照片要離開時羊水破了,她拼了命的忍住收縮之痛,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地往下走,將院子的燈轉為紅色,頓步走下地下室,卻一腳踩在釘子上;忍住了驚叫聲卻掉了手上的相框。哐啷一聲引來了怪物,妻子利用定時鬧鐘聲東擊西逃到了一樓,卻發現外頭有另外一隻怪物「聞聲而來」,拖著受傷的腳逃往二樓浴室裡。

終於回到農場的父子看見院子金黃色的燈變成紅色的警戒燈,立刻知道出了大事。他趕緊叫兒子到農場中「放火箭」,也就是利用煙火製造出聲響以吸引怪物,好讓他能去救妻子。恰好妻子因為臨盆而忍不住驚叫時煙火在天上炸開,男主角順利救到了妻子和寶寶,躲到了早已規劃好的地窖。佈置好母子後男主角趕緊跑出去尋找大女兒和兒子。

躺在小弟墓地的大女兒聽見煙火聲,趕緊跑了回去。她在途中發現弟弟的足跡以及草叢中的手電筒,不覺後頭走近的怪物。沒想到怪物張大耳朵時激起了大女兒助聽器的共鳴,大女兒在劇烈疼痛下依舊不知道怪物被這樣的聲音逼走了。後來她在草叢中找到了弟弟,兩人一同逃向穀倉去,卻不小心跌落穀倉製造出巨大聲音而引來怪物。正當兩人隔著鐵板被怪物攻擊時,怪物耳膜震動再次引起大女兒的助聽器共鳴,因而敲開穀倉逃了出去。

男主角早已看見怪物的去向,就知道孩子在哪裡,他跑到穀倉吩咐兩個逃出來的孩子躲到卡車上,拿起斧頭正要與怪物廝殺卻慢一步而被怪物抓傷倒地。大兒子因而忍不住大吼爸爸,引來怪物的攻擊。眼見孩子就要被怪物殺死,男主角撐起身體,將斧頭一把扔在地板,這個舉動引來了怪物的注意,也讓大女兒探出頭看見父親站立在不遠處的身影。

「我愛妳。永遠愛妳。」男主角流著淚比著這個手語。

原來大女兒因為自己害死了小弟而無法釋懷,以為父親再也不愛她,卻在此刻明瞭父親對她的愛。

男主角使勁大吼了一聲,怪物衝過來殺了他,大兒子趁機拉起手煞車,車子便一路滑行到了家門前的大樹。

在舊屋地下室的監視器中看著這一切的妻子忍住哀傷衝出來抱著孩子,再躲回地下室。大女兒在那裡看見了父親為她所做的每一個助聽器,明白到了父親一直以來為她所付出的愛,悔恨不已。

這時怪物跟著聲音追了下來,大女兒領悟了自己的助聽器只要開啟就會和怪物耳膜震動時產生共鳴,因而找到方式制服怪物,女主角便舉起獵槍一把殺了怪物。

此舉引來了更多怪物,但已然知道怎麼讓怪物失去行為能力的她們,打開麥克風到最大音量,舉起獵槍,預備殺死每一隻怪物...

The End。

 

整體劇情(小說呈現版):

第一幕是從一家四口的日常:尋找生活必需品開始。

 

靜默的開場。

賣場中赤腳奔跑的小小男孩,四處張望、戴著助聽器的大女孩、抱著肚子坐在地板的男孩。

妻子十分緩慢、小心翼翼地自架子上找到合適的藥品讓坐在地板的兒子吃下。

他沒事的。

媽媽對著旋回來的大女兒比著讓她安心的手語。

大女兒走到另一條走道上,蹲下來看著年幼的弟弟在地板的塗鴉。

畫得真好。

大女兒笑著對他比劃著手語。

火箭,這就是我們離開這裡的方式。

弟弟睜著純真的大眼,像是他早已知道答案一般的有自信。

大女兒斂去臉上的笑,面對天真的弟弟,她不知該如何回應。

眼看太陽就要下山了,妻子催促著丈夫該打道回府,卻見丈夫忽地面帶恐懼的看著前方:天真無知的小兒子,此刻手上拿著一架玩具火箭筒。

他緩緩走向前,輕輕地自小兒子的手中抽起玩具,輕輕地拔出電池,鬆了一口氣,將玩具與電池放在一旁的桌上。

他蹲在小兒子面前。

太吵了,不行。

他面帶愧色的對小兒子表示。

丈夫抱起生病的大兒子,媽媽也跟在後面走了出去,大女兒低頭憐憫地看著站在原地的弟弟,那失望心碎的神情;於是拿起了她以為相當安全、未裝電池的火箭筒,放到弟弟的手上。

噓。

她輕盈地轉身走了出去,為著能安慰到弟弟而感到開心。

弟弟清澈的大眼看了看手中的飛機,往前走了一步,停頓了下,跟著伸手將桌上的電池一併帶走了。

廢棄的賣場外,陣陣風吹來,將路邊的報紙輕輕吹起:「聲音是關鍵!」,報紙頭條大大的標題寫著這句話。走出賣場後,一條鮮明白色的石灰砂石沿著一家人方才步行的軌跡延伸而去。

他們只走這條小小的、安全的道路範圍,赤著腳,乘著陽光,如同往常一樣,靜悄悄的來,靜悄悄的回去。

金黃色的熱氣灑在妻子的臉上,一切感覺很好,她的嘴角牽起了一抹笑。

大女兒聽不見,可她也同樣開心,也許是因為方才弟弟臉上滿足的表情,也許是因為今天又是順利的一天,也許是因為...

「嘟嘟嘟嘟-嘟嘟嘟嘟-」

火箭筒童趣的聲響劃破了寂靜。

一切發生得很快。

丈夫驚慌的回頭,立刻放下大兒子就朝著拿著製造聲響的玩具的小兒子拔腿狂奔。

草叢中馬上有了動靜,怪物「咯咯」的聲音和爬行時關節的聲響快速的在樹林中移動。

妻子望著小兒子,緊緊地捂住她幾乎要哭出聲的嘴巴-她怕自己會尖叫出來,她一定會的-已然露出悲痛的情緒;

怪物越來越近。

大女兒看著奔跑的父親與崩潰的母親,回過頭時,父親擦過她的肩膀。

在他來得及抓著小兒子之前,怪物搶先一步奪走了他。

 

這一個橋段沒有刻意驚嚇的成分,沒有過多親情至深的俗氣渲染,以稀鬆平常的某個日子作為開端,加上一場無心的意外,便使人之後在影片中聽見一丁點聲音,都擔憂、恐懼著怪物的出現。雖說劇情走向不至於猜不透,但正因為早已預料到類似的結果,反教人心裏自然而然接收了這家人最悲痛的遺憾。短短的開場就讓人理解這家人所面對的是何種恐懼、隱隱能猜到接下來這家人又會有什麼失誤,讓怪物有機可趁?

 

時間過了一年左右。大女兒剪短了頭髮。妻子的肚子有些大了。一家人的生活看似早已步上了新的軌道。

這天,大女兒在走下地下室之前,被爸爸給拉了出來。

她不明白為什麼不能去地下室,她已經不是孩子了,她可以不發出聲響、好好的照顧自己,為什麼父親要這樣對她?

看著父親不知道第幾次遞出的助聽器,她不耐地推開。

沒用的。永遠都沒有用。

父親堅定地看著女兒。

一次沒有用,我們會繼續嘗試,直到成功為止。

他不顧她的意願,伸手就要幫她戴上新的助聽器,她再次推開,他再次伸手,如此反覆了三四次。

停止!

我說,停止。

女兒憤怒的盯著父親。

他嘆了口氣,拉起女兒的手,將助聽器放在她的手掌心上,便起身離開。

 

緊接著,又到了例行外出覓食的日子了。

別讓我去。

正在向媽媽學習加減乘除的兒子,睜著害怕的眼睛向她表示。

別怕。

爸爸會保護你的。

爸爸永遠都會保護你的。

兒子恐慌的眼神顯然沒辦法接受。

他需要你學會照顧自己,

照顧我。

當我老了的時候,滿頭都是白髮,又沒有牙齒...

他被媽媽的模樣逗笑了。

她知道兒子是聰明的,而丈夫是勇敢的。他們父子會沒事的。

 

讓我去。

大女兒站在爸爸跟媽媽中間,對著他說。

我需要你在家裡幫媽媽的忙。

妻子接近臨盆了,他需要一個人待在家裡照顧她。

盯著大女兒憤然遠去的背影,夫妻倆對看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中。

在覓食的路上,兒子起初對聲音十分敏感,他不敢、不要發出任何聲音來,他害怕,害怕會被抓走,害怕他們會被吃掉,被那個恐怖的怪物撕裂。

爸爸教會他在河流旁,利用河流的潺潺聲掩去敲昏魚隻的聲音。

爸爸帶他到瀑布下,他們在那裡大叫,沒有人、沒有怪物聽得見。他們終於可以大聲地說話。

「為什麼你不讓她來?」

爸爸沒有回應他。

「她一直很自責。」

爸爸看著他,看著瀑布。

「她不能一直這樣。」

「你還愛她嗎?」

爸爸睜大眼睛,像是不敢置信他怎麼會問這樣的問題。

「當然!」

他怎麼可能不愛他?怎麼可能?

 

路程來到了樹林中的某一棟小別墅。

小兒子看著荒廢已久的房子,感到些許的害怕,不小心撞上了止步的爸爸。低頭一看,竟是被怪物撕裂、死不瞑目的老太太,而站在不遠處的,顯然是老太太的老伴,

拜託,別出聲

他哀求著老人,將兒子護到身後。但老人顯然早已生無可戀,他顫抖著身體,深呼吸,哀悽地吼叫著。

「啊!!!!」

父子兩人立即躲到一旁的大樹下。

他捂住兒子的嘴要他冷靜,安撫他會沒事的...

而老人,早已被怪物殺死。

 

 

大女兒坐在房裡,戴起了新的助聽器,卻又再一次被同樣的寂靜給打擊。

她早就知道結果會是如此的。

背起行囊,帶著小弟被抓走前遺留下來的火箭。她沿著那條熟悉的道路來到小弟的墳前,將火箭剪掉音源線,裝上了電池,讓閃著燈的火箭陪著她和小弟。

確切來說,是小弟消失的那個橋上。她悔恨不已的那一天。

 

留在家中的妻子在舊屋地下室輕聲地洗著衣服

接近臨盆的時候了。

她緩慢扛起裝著濕衣服的麻布袋,一步一步的往樓上走去。

剛走上沒幾步,布袋像是被勾到了什麼,死命地拉都拉不起來。

她不管三七二十一,奮力一拉,總算拉起布袋,卻也險些摔了一跤。

也因此她並未發現階梯上那根被拉起的,長長的釘子。

她拿著衣服,趁著陽光仍大的時候走到室外,無聲地曬著衣服。

孩子就要生了。

她轉頭望向舊屋。

小兒子的房間就在二樓。

裡頭還有那張床,各式各樣的玩具,她和孩子的回憶。

坐在房裡的椅子上,盯著恍如昨日的一切,她忍不住哭了。

她太思念他了。

 

不知過了多久,她才拿起相框往外走去。

剛握上門把,她就感覺到雙腿間有什麼破了。

羊水滴在地板上。

老天,產期提早了。

她咬著牙,忍住陣痛感,步行到一樓,仍記得將院子的燈開啟為紅色燈光,代表著緊急狀況。

一手拿著相框,一手扶著肚子,她一步一步走向地下室。陣痛來得頻繁,她腳下一快,右腳不偏不宜地踩在釘子上。

啊!!

「哐啷!」

相框自她手中掉落,應聲而碎裂,發出了極具回聲的聲響。

她忍著雙重疼痛,雙手捏著腳板,咬著牙,顫抖著將右腳自釘子上拉起,鮮血隨之流了出來,她走過的地方皆留下了血紅的腳印。

「咯、咯」

是怪物的聲音。在一樓搜尋著聲音的來源。

她在層架上尋找著計時器,設定好後放在層架上,跛著腳躲到階梯下的暗處。

又是一陣陣痛來襲,她早已滿頭大汗,蒼白著臉忍著痛,一動也不動的站在原地,因為怪物已經走到了樓下。

「鈴!-

趁現在!

怪物被鬧鈴給吸引過去,伸出爪子朝著聲音來源攻擊。

她趕緊趁空轉過身跑向樓上,眼看就要跑到門口,卻在院子裡發現了另一隻怪物。

噢不。

陣痛越來越明顯,她拖著劇痛的身體,驚恐的逃向二樓浴室,將幾近崩潰的自己安置在浴室門口的浴缸中,她虛弱的抬眼,盯著上方微微閃爍的燈泡。

「嗯-」她壓著嘴巴,將臨盆的痛吞進去,雙手不自覺緊緊抓著雙腿之間,鮮血不亂流出的地方。

「咯、咯」

不、不、她要忍不住了、救命...

熟悉又陌生的劇痛自雙腿間傳來,淚水與汗水在她臉上遍布,她顫抖著全身。她能感覺到自己的雙唇不能控制的越分越開。

 

出事了!

甫回到農場的丈夫,盯著橫跨農場的吊燈一片紅海,他便知道妻子出事了。

火箭。

他蹲在兒子面前,向未來將成為一家之主的孩子指示著。

你媽媽,需要你。

這句話讓懼色從兒子臉上慢慢褪去,他拔腿往「火箭」奔去。

火箭就位於農場的中央,他們早已設置好一條點火線,他要做的正是點燃它...

回到新屋中的丈夫拿起獵槍,等待火箭點燃的時刻。

他要去救他的妻子,那個他此生的唯一。

 

「咯、咯」

怪物已然接近門口,若是牠有眼睛,必然能看見在垂死邊緣中掙扎的她。

閃爍的燈泡熄滅了。

再見了。

「啊!!」孩子就要出來,她終是不敵劇痛尖叫出聲。

 

「碰!」「碰!」「碰!」

煙火在天上囂張的盛放,兒子看著煙火,回頭朝著原路走去,卻聽見了其他聲音。

「咯、咯」

是怪物,怪物很怪的朝著聲音過來了!

他驚慌的躲進草叢,不斷向前狂奔逃命。

「碰」的一聲,他撞到了某個東西,撞的他反彈在地...

 

躺在地上仰望星空的大女兒,被滿天絢爛的煙火給嚇到了。

家裡出事了!

她雙腳賣命地在白線上奔跑著,直到在稻草旁看見了小弟的東西。

她走近,在高大的稻草旁蹲了下來,朝著稻草不遠處的光亮看過去,似乎是手電筒。

世界一片寂靜的她,渾然未覺身後爬行到道路中央的爪子。

牠聽見了聲音,巨大的裂嘴之間是又長又尖、密集的牙齒,在那上頭沒有鼻子或眼睛,而有著像是一塊塊包覆著大腦還是什麼器官的厚皮。

厚皮一塊塊的分了開來,露出了底下巨大的耳膜。牠正仔細聆聽四周的動靜,任何一點聲響都逃不過牠的耳朵。

她發現耳朵上的助聽器有了雜訊,但沒特別介意。接著雜訊慢慢變成一種干擾,像是儀器引起了什麼共鳴般,尖銳地叫她幾乎無法忍受。

怪物的耳朵似乎因著這個共鳴感到疼痛不已,牠縮起厚皮,痛苦地在地上打滾...

 

(未完待續)

 

看了這樣的劇情,有引起你的興趣了嗎?

後面的劇情還有更吸引人的情節在,我會盡快上來補上的。Well,如果你有期待的話。

剩下的影評擇日更新。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