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追完本劇,心血來潮更新一下最終季的新聞,提供給還沒看完的各位(或者想要再回味的也可以)

tvd.png圖片來源

(還未看第七、第八季的朋友歡迎回顧:【寫在開播前-吸血鬼日記第七季最新消息】)


最終集前:吸血鬼日記卡司回溯第八季採訪 (<--點擊可看原文報導)

MARCH 7, 2017 | 08:00AM PT 

歷經長達八季、170集,還有一堆吸血精彩畫面後,吸血鬼日記終於要闔上最後一頁了。

在3/10撥出最終回之前,眾演員緬懷起該劇結局和最喜歡的情節。上週在西好萊塢(加州)的非官方活動中,伊恩桑莫哈德(飾演 戴蒙)、保羅衛斯理(飾演 史提芬)、札克羅里格(飾演 馬特),以及邁可馬拉基(飾演 恩佐),與Variety和各家媒體在歡笑中分享著許多故事。

「連是個冷漠鬼的我都有點熱淚盈眶了。」衛斯理想起最後一幕時笑著說。

「我覺得它收尾的很美。It holds water. It has legs(這句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翻,有問到再上來更新)」桑莫哈德開著終回的玩笑。

以下是演員們在訪問中分享拍攝回憶並戲謔最終集的對話。

問:你看到最終集的劇本時的反應是甚麼?

衛:我是在飛機上看得劇本。感覺很多情緒都升到最高點,就覺得:「噢。這是這部影集最後一份劇本了。」...我紅著眼眶自拍了張照片傳給編劇Julie [Plec]跟Kevin [Williamson],跟他們說「幹得好」。

桑:我在看的時候,有點像是在檢查表上面打勾勾的感覺。看著所有細節濃縮在44分鐘的電視劇裡。站在故事的角度,我心想:「WOW!他們真的把全部都集結成44分鐘的影片。」我想大家都會很滿意。很艱辛,畢竟你沒辦法滿足所有人,但我認為故事是以絕佳和諧的方式鋪陳。

馬:長劇會以特定模式滲入到觀賞者們的生活。他們可能基於不同的理由非常重視這部影集,因此它可能沒辦法滿足所有人,因為我們都有自己看待這部片得觀點。這已經變得比作品本身還更巨大的事情。我覺得我們做得很剛好。

問:拍攝你們的最後一幕是甚麼感覺?

桑:直到最後喊卡之前都是一樣的。你還是跟著時程走。所有人都還是盡全力趕進度。

羅:我的最後一幕滿激動的,所以我很努力讓自己保持在情境內,確認我的感覺都還在劇情裡,因為這是我在這齣戲上的最後一場戲了。最後,Julie發現了,她看到我的嘴唇顫抖、鼻涕隱隱發作,她說:「札克,順其自然。就放開吧。」我就整個發洩出來了。

衛:我最後一幕結束時是閉著眼的,然後有人在我臉上撒小彩糖。真的,整個「噗」灑在我臉上。我正在拍攝很有感情的一幕,我還在哭啊甚麼的,然後突然我整個臉都是彩虹糖,我整個「蛤?」真的很好笑。

問:影迷們對最終回會有甚麼感覺呢?

衛:我想最終回是會令人滿意的。

桑:我覺得它收尾的很美。It holds water. It has legs(這句我真的不知道怎麼翻,有問到再上來更新)

a0f87f1412736e868065dc9284c0538e.jpg資料來源

問:拍攝六月婚禮的感覺如何?在(本季)第一集時就提及的那個(婚禮)。

衛:有趣的是,我是從Comic-Con聽說這件事,而我完全不懂大家在說甚麼。我還是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思。但顯然當時影迷都在期待某個六月婚禮,所以當他們跟我說我們要有個六月婚禮時,我就說:「噢酷!」我們是向影迷致敬。滿棒的。史提芬跟伊蓮娜 (妮娜杜波夫 飾)曾經是多年的戀人,而我從來沒想過卡洛琳(坎迪絲·阿科拉 飾)跟史提芬最後會變成─我不想說真愛,因為我覺得真愛有很多形式─但我不知道他們會變成夫妻。對我來說滿驚喜的。

 

問:在第八季開頭,你求婚的時候有想過真的會結婚嗎?

衛:有。我知道這部戲的風格,如果我們沒有結成婚,劇情一定會急轉直下。我當時想,跟著劇情走下去,我們一定會結婚。Julie是個太善良的人,她不會這麼做。一定會(讓劇情)有其代價。

r8tamxnspbhgdx4dxf9dhjcczja5bv2w06crebds3xqsatkdeimvjobi2rj8sclm.jpg資料來源

問:特定角色們回鍋到最終回是甚麼樣子的感覺?

羅:我覺得非常恰當。我們一開始就是和他們一起(演出),然後半路也有這個傢伙(指恩佐,邁克馬拉基 飾)加入。讓凱拉(飾演 薇琪)回來以朋友的身分道別,還有和她再次合作都很棒。

衛:同理,我覺得妮娜沒有回來最終集是很奇怪的。故事開頭的關鍵就是兩個兄弟爭奪同一個女孩。當然還有很多其他劇情線,但我覺得如果沒有適當地將這段故事收尾,對影迷或節目來說都是非常可惜的事情。

bbfe7c197b0698ca3d4a948831ecdec6.jpg

sdcc-vampire-diaries-cast.jpg(圖片來源)

問:要跟Julie Plec(編劇)還有所有人道別是甚麼感覺?

馬:我不知道我會這麼感傷。我工作的時候很公事化,我非常在乎我的職責。我想跟平常一樣,就做我的工作、結束後給Julie一個擁抱。拍最後一幕時,我還想著有一場戲要拍,我就走來走去、做我的事情,然後我聽到有個聲音,是Julie從門口走過來說:「邁可,時間到了。」然後我心想:「SH*T,我還沒準備好面對這些。」但她一一讚頌了每個人對於自己角色的的演出。我記得當下我真的很感動。然後他們開始說要致詞,當然,我劈哩啪啦說個沒完。

衛:我不記得我們任何人有在準備面對這件事。我肯定沒有。但我們都知道會有這一刻。

羅:她講了非常好的一段致詞。很溫柔、恰如其分地結束了致詞及和道別,當下我不是唯一一個和Julie以及一開始就在的大家在現場,還有我們的攝影師,在很多時候陪伴著我們的好友。我喜歡轉頭就看見有他在的感覺。

問:如果你可以跟粉絲說一件事,好讓他們度過影集最終回,你會說甚麼?

桑:我們下禮拜開始拍攝第九集!

衛:嗯,所有美好的事情都有結束的一天,我們就用美好、正向的方式結束它,了解嗎?我們要帶著某種程度的驕傲跟尊嚴離開。

(嗯...真的很抱歉,以下這一段我看不懂問題跟答案如何連結,跪求英文大師協助Orz)

問:IF SOMEONE CAME ALONG AND PITCHED A REBOOT, WOULD YOU BE WILLING TO DO IT?

衛: I think I’m closing the chapter.

桑: In 10 years, I’m going to be living on a ranch in Wyoming and you’ll never hear from me again. I think it’s good to close this chapter and really let it be. There’s something beautiful about closure. People and things come into our lives and out of our lives and there’s so much beauty in what’s here and how it affects us.

問:你有從拍攝現場拿走任何東西嗎?

衛:我拿走我戴了八年的戒指。

桑:我拿走戒指。

馬:我拿了很多衣服。

羅:我必須偷走馬特的靴子。上面有八年來我把腳趾弄傷的痕跡。

問:在整部影集裡你最喜歡的回憶是什麼?

衛:我沒有所謂最喜歡的回憶,不過作為一個演員,你甄選、入選,週而復始。因此我從來不知道走進那個房間代表著我接下來八年的人生、代表我會以某種特定人格工作,然後會成為完全不同的人離開。它造就了我所有生活和二十幾歲的性格。這部影集永遠都會烙印在我的人格上。參加甄選時我從來沒希望過遇到這種事情,但我非常感謝它發生了。我有了生命的痕跡。

羅:第一集是我最喜歡的記憶。我們當時都很年輕、剛出道、具有某種程度上的刺激感、在溫哥華時所有人都感到一種極度興奮的感覺。尤其是拍史提芬的時候,大部份的我們在溫哥華時都在等著看他們要拍的是誰。

衛:對!我是最後一個拍攝的角色。

羅:對,我記得凱拉(飾演 薇琪)和妮娜(飾演 伊蓮娜)還拿著手機上的照片到處猜可能是誰。那是我們大家還很早期的時候。但溫哥華肯定在我記憶裡特別突出。

馬:我也覺得是剛開始那時候(最喜歡的回憶)。我跟伊恩(飾演 戴蒙)拍攝的第一集是在監獄裡。感覺很像在拍小短劇。我所有場景都是和他一起拍的,我們馬上就有了默契、了解對方。通常如果你是比較晚期出現在劇情裡的時候,能跟某個主要演員這麼密切合作是很少見的事情;然後隨著和這幾個傢伙跟其他演員合作我就被這個環境接納了。我覺得好像在這邊很久了。一切都從那一集開始,所以這應該是我最重要也最喜歡的回憶。

32f8c079326808d8f9342148bc41e64b.jpg資料來源

 

 

桑:你得要知道這部影集總共有171集,每一集再乘上8~10天的天數,那就是數以百計的日子,所以最剛開始的新奇感是非常特別的。我想,就是這個演員和這團隊的聯結,讓你在離開時念念不忘。不是演出過程。你想念角色、想念整個團隊。想念所有讓這一切發生的人因為你們真的變成了家人。保羅(飾演 史提芬)和我這幾年常開玩笑說我們真的會殺了彼此或捅死別人,發生的時候,我們突然有個低級的玩笑,當所有的人渾身都是血時,我們會歇斯底里的笑著。就是這些好玩的事情數也數不完。我們人生中的某整個年代。我三十八歲,這是其中的八年。這是一個人生命中相當重要的一段時間。


 

心得感想改天再分享。

如果有翻譯不好的地方希望大家見諒,若有更新翻譯內容會再上來修正!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