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性關掉所有兩性話題的文章,也取消了那些愛情觀點的追蹤。現在的她太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不需要有什麼專家來對她指手畫腳的。

後來,她漸漸不再反射性因為「單身」兩個字感到恐懼。

她用音樂、電影,還有許許多多的計劃將腦袋完全佔據。她甚至到朋友的音樂工作室錄了首歌。她並不想當歌手,因為她沒有那樣的條件,她只是喜歡唱歌,她只是想抓住機會享受那個過程。過去那個總是害怕白費力氣就不嘗試的自己,她真的看膩了。

 

因為覺得開始也不會有好結果,就選擇站在原地,那等於在人生的課題交白卷。她不希望死後還得接受審判官的恥笑,說「這女人花了幾十年在浪費地球氧氣啊?」就算不能成為somebody,她也要用力去do something。

從前的她的確很害怕孤獨,太過於依賴他人的拯救,活生生把自己養出公主病。

 

現在走在路上,偶爾看見熱戀中的情侶當街接吻,她竟不再訕笑他們,而是「會心一笑」。

誰沒有那樣年輕的時候?我們總覺得年輕氣盛的愛就是愛情的全部面貌了,我們能夠毫不保留地說「我真的好喜歡你」,

即使不明白這句話有什麼意義,我們因為相擁相吻,甚至只是牽著手就能感到滿足,這不是愛是什麼呢?其實那樣的愛才更該好好珍惜呀,那些不必擔心未來與成就的時期。

不用擔心眼前的男孩未來養不養得起家,有沒有肩膀和妳一起扛起一片天,能不能貼上妳被客戶或老闆打臉打成豬頭後的零度屁股,會不會在最困苦的時候握著你的手,堅定地要一起走到最後。

  

不過這些釋懷,都在眼神別開後就自動散去;現在的她,只是想著自己還能做些什麼?她想做自己從前認定自己做不到就不嘗試的事情。

她不愛social,甚至有點社交恐懼;但她答應了大學同學的邀約,大學時期她最怕的就是和同學聚會;可是那個晚上,她發現自己這幾年的成長,竟也能夠對許久未見的朋友聊些不同工作的話題,她甚至是整場聚會中最侃侃而談的人,這倒頗新鮮。她不禁對那個學生時代的自己感到虧欠,她曾是如此不相信自己,如此不願意嘗試,看到的東西太少,能說的話才不多。原來,歷練便是如此。

她從前信誓旦旦自己不會踏入辦公室做小資女,卻沒想到一晃眼也「坐」了快一年;最討厭業務類型的工作,卻在這個嶄新的自己身上看到不一樣的自信,開始有了想轉換跑道的念頭;

她開始注意喜愛電影的導演手法,因為那曾是她好奇卻不敢觸碰的領域,她想知道得做什麼才能成為一名好的編劇和導演,才能讓像梅麗史翠普或周迅這樣出色的演員完全發揮出他們的光芒......她想做的太多太多,她沒有時間去感受單身這件事情,因為單身現在反而是一項利器,讓她有用不完的自由。

   

  

就算在感情上自己還是很孩子氣,比如說,她很享受他每次走過辦公桌的那抹微笑。不過這一次,她看清楚了「自己」在感情世界的面貌,超越那抹微笑的後面,多半不是什麼幸福美滿的結局。她苦笑著這麼告訴自己,心裡卻也感到踏實。

  

  

「Some of them might really be Mr. Rights, they're just not for you.

So don't believe when they tell you all good guys are taken and all good women stay single;

there's no such saying, you just ain't that 'righ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