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她睜開有些酸澀的眼睛,刺眼的陽光映入眼前,要拉上窗簾有點太過遙遠,她反射性地翻過身。懷抱棉被的觸覺讓她慢慢察覺這是現實世界:她,從今天起也是單身一族。

再沒有人會準時叫她起床,沒有人會聽她說些從前只有自己願意聽的牢騷,沒有人會容忍她那囂張到不行的任性自我,沒有人陪著她做所有事情,沒有人總是在她的身邊...


不知道為什麼,起初想起獨身一人,還有些難受,但越想到後面,卻越覺得自在。


她從來就不是一個會依賴他人生存的女人,只是和他在一起,讓她變得不再像自己。也因此,她對自己缺乏自信,害怕沒有了他,她什麼都不能做。她漸漸的不愛他,因為他已經把自己摧毀,留下一個什麼都做不了的空殼。

是了,這才是分手的原因,她必須找回自己。


慢慢坐起身來,她深深呼吸。

「又不是沒有單身過,難道沒有男人就會死嗎?」她對自己昨晚的脆弱嗤之以鼻。

起床、帶狗大小便、刷牙洗臉、換衣服、出門。


其實也不過是從有人接送變成得要通勤而已。


走向公車站牌的路上,她覺得空氣都變得不一樣,明明只不過是走去坐公車,明明一如往常地要上班,她卻覺得空間不再緊繃,內心不再壓抑。

「要堅強。」包包傳來訊息的聲音,好友A留下三個字。

A也和劈腿的男友糾纏中。乍看之下兩人似乎都煎熬著,其實她知道自己是選擇了自己,A則是選擇了繼續痛苦。

她不懂,明明都知道該怎麼做才是對自己最好的,為什麼非得要這樣彼此折磨?痛一時不比痛一世嗎?

「恩。」然而她能做的也只有支持而已。

有些人遇到愛情就是這麼死心眼,寧願摔到重傷難治,也不要做好防護措施。


「也許,我從來都沒有真的愛過吧?」她回想起過去種種,還真的沒有一個人讓她願意犧牲自己去愛著的人存在。

她的愛情,並不包含犧牲自我。

不,愛情本來就不該犧牲自我。


從前的她想過,愛情是,彼此都是完整的個體,因為相遇,熟識,相愛,相知,才選擇走在一起。

她只是一直認為自己遇不到那樣的人,或者認為自己配不上那樣的人。


「配不上」。

她想起大學時代那個充滿陽光的男孩。

究竟是什麼樣的內心,讓她自慚形穢?她明明能夠自力更生,明明非常自由,明明可以做一個讓自己快樂的女孩,為什麼自己要選擇呆在黑暗裡面,獨自舔拭自己弄傷的血口?


她頭一次真的感謝那些讓她傷心,或者讓她成長的男人們。

她終於知道自己值得更好的。


不是現在的她非常優秀,而是,她渴望成為那樣的女人,因為她想要「那樣子的男人」。

她必須成為可選擇也可以不選擇愛情的女人,而不是害怕沒有男人會想要自己的悲劇。


如果想要,妳就得極力去爭取。

痛苦,真的夠了。


「Aren't we only human,
as knowing so little, desiring so much,
showing too little, and caring too much.」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