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可還記得心動的感覺?那種全身發熱的感受,像是被注入化學藥劑,妳感覺得到自己的心跳,甚至妳每一個顫抖的細胞,就連妳臉頰上微小到妳不曾注意的汗毛,彷彿都在替妳摀住妳的雙頰。

 

我記得,曾經暗戀一個男生好幾年。我說不上為什麼,他沒有帥氣的臉龐,健壯的身材,甚至成績也不算名列前茅。但我只是個未成年的女孩,哪懂得那麼多,我只知道我喜歡他。在暗戀他的那幾年裡,我們最貼近的距離,僅有在樹蔭下那牽起手的十幾秒。

我想,曖昧最難以忘懷的,就是那個剎那了吧。

妳多想宣告天下他是你的,多想他能夠抱著妳,多想他夜夜說想妳,多想他眼裡只有妳。然而在一段感情裡,往往只有那十幾秒的零距離,會給予妳這一輩子也忘不了的感覺。

我們稱那叫「初戀」。

你們也許不會在一起,他也許不是你的第一個男朋友,但他卻是第一個讓妳心動不已的人。

 

幾年後,那段曖昧往事終成了過去,我在大學時開始打工,認識了更多的人,也交了第二個男朋友。到這時候的我,內心依舊不清楚,愛一個人的感覺,不是憑藉那初期的乍然心動;我依舊偷偷地盼望,那個「初戀」,就如同朋友們八卦的一樣,最後會修成正果。即使在那之前,當我終於鼓起勇氣坦白自己的感情,他委婉地用「做朋友」的理由拒絕了我。

事隔十年,我也和第二任男友分手了,那時候,我們已經很久沒有再連絡了。我以為時間會沖淡那份遺憾留下的眷戀餘溫,直到我去鹽湖城的前一個月,一個熟悉的號碼傳了封簡訊給我。

我望著那封簡訊,雖然獨自一個人在房裡,還是試圖掩蓋心中的波濤洶湧,彷彿連自己都害怕發現自己的感受。我問自己:「心裡的情緒,是因為還有感情,還是只是訝異?」現在才知道,當下的遲疑已經說明答案是什麼。

他一直提說要見面,我也認為自己夠豁達,只是不知道是他退卻了,或者是沒有緣份,我們終究沒有見面。

後來我去了美國,他還是不斷的和我聯絡,我才突然發現,自己又陷入了沒有結果的漩渦。就如同當初他拒絕了我,卻還是說能做朋友,纏著我說要帶我出去散散心。那個記憶,像是個當頭棒喝,突然地把我敲醒。

我看著手機上未讀的訊息,猶豫著要不要看他說了什麼,猶豫著是否要再給自己一次機會。最後,我刪掉了那封未讀,也再一次刪掉了所有他的聯絡方式,只是這一次,我決定再也不要這個朋友。這麼做不是因為他,是為了我自己。

我相信我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他怎麼想,儘管我心中非常非常想知道。或許他從未在乎,或許他沒有過那個意思,也或許他猶豫了,或許他只是懦弱。但無論如何,我了解這樣的相處模式,我很可能還是會將感情寄託在一個永遠沒有發展的「故事」上。這不是偶像劇,我們不會在街上偶然相遇,然後就成了心靈契合的靈魂伴侶。我終於不想要知道這段感情會不會有結尾,我想要掌控自己的感覺,我希望可以把幸福寄託在一個真正能夠擁抱我的男人身上。

 

時至今日,當我回頭想起自己那十年的情感糾纏,倒像是在自討苦吃。緊抓著青春的尾巴,幻想有天來不及結尾的故事會變成生命理精彩的羅曼史。

常聽人說,得不到總是最好的。我相信這句話,但我也相信那是種錯覺。因為得不到,妳從未真正瞭解擁有的滋味。妳保存著幻想中最好的故事情節,妳相信妳得不到的,是完美無缺。

可是人生最美好的際遇,是建立在「得不到」與「得到」之間的連線。妳必須要真正擁有,並且珍惜,才能知道愛情的價值是什麼。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墨又葳 的頭像
墨又葳

文青女宅喝黑咖啡不喝酒

墨又葳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